加入收藏  |   设为首页  |   登录  |   注册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服务项目 日常管理 保洁常识 档案工作 人力资源 党务动态 联系我们 网上纪念馆
纪念主题分类
查找纪念馆
 
  纪念文章 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 纪念文章 >

怀念老同学

       今早8点半,是魏建同学西行的时刻。
       此时,我蛰在南国的一小室中,为他点燃了一枝烟,烟雾袅袅,燃不尽的是哀思,散不尽的是悲伤。
       大学四年,与你最相知。犹记起,为采写何大智教授的一篇稿,我俩几番登门,往往返回宿舍时,已是阒然无声。
       如何标题,如何结构,费尽了心思,多少次的推倒重来,最终心血排成了三千来字的长文,以《莫道桑榆晚 为霞尚满天——何大智教授散记》为题刊在《江西大学》报头版的下半版。
       校报于学生作者如此不吝版面,或一时无两,这是你才华横溢的劬劳绽放。
       后来,好像发放了9块钱的稿费,约上了石玉华,在宿舍楼前那个小排挡里,叫了个米粉,一碗西红柿蛋汤,咱们折节而坐,边吃边聊,谈写作,聊学业,话未来,你还第一次谈到了一个名为“红梅”的女孩子,我和石玉华撺掇你早点下手,毕业后,你果然抱得美人归,娶下了张红梅,并共同拥有了一个和乃父一样优秀的女儿。
       这闺女,此时应在与父永别的现场,该是如何的悲痛欲绝啊?!
       魏建夫人在电话那头啜泣着说,魏建心太狠,竟然抛下白发高堂和妻女,生前,他极痛爱女儿,如今失怙,未来女儿有心思与谁诉?!
       他的夫人说,魏建离去时,双目圆睁,久久未能合上!
       怎能合上呢?有未竟的事业,有至亲亲人,还有无数的兄弟手足?!
       前几年,徐州在深圳搞招商,作为打前哨工作人员,在忙完所有繁琐之后,见缝来了趟中山,相见之下,彼此热烈相拥,多年的惦记,以一枝烟,以一杯酒作了热烈的诠释,遥想回望,此情此景,仿若昨日,如今一切成了追忆。
        呜呼哀哉,一恸复恸。
        那次相见,依然是憨憨的笑,对生活沒有抱怨,其实,我们都知道,生活的艰辛可曾饶过谁呢?一如美人白发、将军迟暮。
       你的眼神,依旧是校园里闪烁的澄静。
微斯人,吾与谁归?怅然北望,沧然涕下,       愿兄西行走好,好好安息。
        愿人间有光,烛照你的去处。
        大恸!
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有限责任公司 | 西安经发城运公园管理有限公司 | 西安交大博通资讯股份有限公司 | 西安经发地产有限公司 | 西安经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|
Copyright © 2002 西安经发保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ICP备13001672号 技术支持: 无忧互联